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文献里的烟台|(三十)通益精盐曾显赫一时

发布时间:2019-12-28相关聚合阅读:精盐 烟台 显赫一时 文献 三十

原标题:文献里的烟台 | (三十)通益精盐曾显赫一时

19世纪20年代,烟台有一家精盐制造企业,其精盐销量在华北位居第二,产额一度占全国八大精盐公司总产量的近三成,产品闻名全国,这就是著名的烟台通益精盐公司。

《关声》杂志书影

关于该公司,民国出版的《烟台要览》《烟台大观》等书均有记载,但多语焉不详。1935年,有位唐辰忱先生,从粤海关调至烟台东海海关工作。唐辰忱先生性喜游览,工作之余,足迹踏遍烟台各处。此君又喜舞文弄墨,常把自己参观、旅游的感受,撰文发表于当时的海关系统内部刊物《关声》上。其发表于1935年《关声》第11期的《参观烟台通益精盐厂通讯》一文,详细记载了该公司的运营情况,为后人保留了大量有关通益制盐的资料。

1935年《关声》杂志发表的通讯

据唐辰忱先生记述,来烟之前,即听说山东福山县辖之烟台地方有通益精盐厂,“规模宏大,设备安全,为当地有名之大工厂也”。参观之后,唐辰忱先生感慨:“始知事不虚传,且更有甚于所闻也”。

山东最大精盐公司

辰忱先生所言之通益精盐公司,为民族工商业者林子有等人于1919年9月在烟台投资建立的股份有限公司。

该公司于1921年5月正式开工生产,为山东省首家精盐公司。公司总部设在天津法租界巴黎路106号,总经理林葆恒,在烟台建立精益制造厂和营业部。烟台公司经理为林志恂,副经理为林寿南。公司的宗旨是“改良制盐,注意卫生,藉以抵制日货”。据资料记载,“公司创办伊始,内中各部设置,尚不甚完善”。及至民国十年(1921),林镜汀担任该厂经理后,经其竭力策划,公司始逐渐走上正轨并不断发展壮大。

该公司资本额最初为10万元,经3次增资,到1932年达100万元。工人最多时达240人,最少时180人。公司专造精制粉盐、粒盐等,制造方法采用锅熬法。其制造方法,是先将盐置于池中,再注以相当之净水。融化后,杂质沉淀,将盐水抽出,注入锅炉内煎熬。经过一段时间,盐质下沉,取出后再施以烘干、漂白等程序后,精盐即制造完毕。所需原料盐,分别自山东石岛、金口、莱州、威宁各盐场采购,每年约需33万担。

据1922年至1929年统计,通益精盐实际平均年产量为17.6万担,实际销量年均约17.1万担。在国内运销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等地,国外运销东南亚,如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其规模及销量,在华北各省,仅次于天津久大精盐公司。

日军侵占烟台后,通益精盐被严重破坏,一度时产时停,约于1940年前后,终因无法维系而停业。

企业管理严谨又科学

据唐辰忱记载,“该厂建筑于太平湾码头,有卸盐处,内设临时盐仓,为盐户运盐到地交卸之用”。

制盐工厂则在西沙旺,即今幸福附近。工厂分为南北两部:北部接近卸盐处建有储存粗盐之仓库三所,以方便由码头临时盐仓输送入库;有化盐池二口,卤水池三口,内均布置水管,通入南部工场煎制精盐。为保证产品质量,南部建有化验室一座,聘请化学专家负责盐质化验。其一切仪器药品无不具备。

通益公司精盐厂粗盐仓

但凡能做大做强的企业必重管理,视质量如生命。通益精盐也不例外,如,严把原料采购关。购运粗盐时,必将盐农送来的盐样先行化验。运到生产场地之后亦随时检查,含有多量氯化钠、无泥沙毒质之盐方为合格。因设备先进,管理严格,该厂生产的精盐洁净无比,深受百姓喜爱,为各界人士所嘉许。

南部制盐工厂,建有五厂。每厂锅炉大者九口,中者六口,小者三口。每月可出精盐四万四千余担。储存精盐场所,建有八仓。大者可存一万八千余包,小者可存数千至上万包不等。

作为股份制企业,通益精盐在企业管理上亦值得称道。该公司主管者有正、副经理,分为制造、营业、会计、文牍四部。制造部设立有工程处及稽查处,营业部设有管仓处及管料处,会计部设有庶务处。“各都人员分掌其事,井井有条,可谓良好组织也”。

通益公司精盐厂工人宿舍

该公司对工人非常优待,并努力为工人创造良好的条件。如,为工人建立宿舍,每舍限定人数,列有名牌,工人宿舍里,器具清洁卫生。为方便工人饮食,厂内设有馒头店及贩卖部。为保障工人健康,设有诊察室、澡浴室及理发所。为便于工人学习娱乐,更有讲演厅、报音台等各种设施。

要知道,通益精盐可是七十多年前的企业,上述这些企业管理之道,即使放在今天也不过时。难怪唐辰忱先生参观后感叹道:“一切管理,无不尽善尽美,诚可为工业界之模范,堪置于人齿颊间也。”

内外夹击终于支撑不住

民国时期,精盐生产作为一种新型工业,推动了中国制盐技术的进步和盐业近代化的进程。

通益精盐股票

但在当时特殊的政治环境下,政府对精盐公司非但不扶持,反而征收巨额赋税;而为保护落后的粗盐产业,维护盐商的垄断地位,政府又限制精盐的自由买卖。与此同时,外国的进口产品又不断涌入,时刻威胁民族精盐工业的生存与发展。

种种因素,终导致这一新兴工业的发展之路步履蹒跚,充满坎坷。

1933年,到通益精盐参观的唐辰忱先生,也注意到了该公司所遇到的种种困境。他在文章中写道:“近查该厂仓存将满,第五厂已经停工,实以售销长江各埠,官厅无端限制,税警到处阻挠;扣盐科罚,层见叠出。甚至购用者,裹足不前,销路梗塞,积货过多。”官厅限制、税警阻挠,通益精盐的生存环境之恶劣,可见一斑。

通益精盐股息票

言辞间对民族工业颇为关心的唐辰忱先生,从精益通盐这一个例,看到了整个民族工业的危机。

他在文中不无感慨地说:“长此以往,大有岌岌不可终日之势。该厂如此状况,则他处情形,亦可想而知矣。窃思有此大工厂,且能研究制成良好食品,政府应当特别奖励,格外保护,以期工业前途得以蒸蒸日上,始合提倡工业之道。若单就精盐纳税而论,于担负比普通粗盐为重,政府已属不公平之待遇。更加以摧残,知之者无不寒心。其可望有振兴实业之日者乎?吾国政治之不良,竟至于斯,余不禁为之一叹。”

通益精盐一度取得辉煌业绩,跻身全国精盐生产前列,但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免不了屡受冲击,惨淡经营,直到日寇入侵,在内外因素的夹击之下,终于无法支撑,黯然倒闭了。一个显赫一时的民族工业品牌,就此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丨来源:烟台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