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艺术视点-081】吴国英:除夕夜安魂曲(2020年1月24日)

发布时间:2020-01-26相关聚合阅读:安魂曲 吴国 除夕夜 视点 艺术 英:

原标题:【艺术视点-081】吴国英:除夕夜安魂曲(2020年1月24日)

《吴国英:除夕夜安魂曲》此文收录于《吴国英——思者无域》文集中。

创作时间:2020年1月24日,吴国英【全球艺术家编码087-081】。

2020年1月24日,吴国英《鼠年大吉》 作品欣赏

武汉危急,冠状病毒肆虐,大年三十,十几亿中国人各自在家里过年守岁,自娱自乐,迎春接福。这次瘟疫来得猛烈凶险!有句话“除了生死都是小事”,在这个当口,没得选择,只有静静的宅在家里,“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除夕与年关”。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2020年1月18日,吴国英于泰国国家美术馆

现实让我们看到人类的脆弱和渺小,在病毒面前,在未知的风险面前不堪一击.现实也让我们明白,人心是有着无限潜力的,自私的,利己的必将为众人唾弃,向善的,利他的,舍己为人的,必将为人们永远尊敬和感谢!比如奋战在武汉治病救人的医务人员白衣天使。

然而,恐怕危机远没有结束。到了正月十五过后,大批人员返城势必将传染爆发的风险提高很多,而据说,三四月份才是这场瘟疫大爆发的高峰,看来,只有静下心来,安安静静的体会生命的宝贵美好,体验健康的珍贵无价了!

焦虑 徘徊 紧张 压力

我们步履蹒跚,焦虑徘徊,追问苍天,返躬自省,今天的人们在飞速发展的世界中奔跑,在科技喷发的洪流中挣扎,在病毒的血盆大口前叹息,在医院的霓虹灯下徘徊,有的时候,需要静一静,想一想,回首云天,体味一下诗意,安慰一下灵魂。

我一直想画《安魂曲》这个题目,这个主题的深刻的内涵一直紧紧的抓住了我的魂儿。

《阿尔卡迪亚的牧人》 作者:普桑(法国)

我想到了法国画家普桑的《阿尔卡迪亚的牧人》,这是一幅绝对经典的旷世名作。几个牧人在一个墓前沉思,墓碑上写着:我曾经在阿尔卡迪亚生活过,这句话让人沉思,使人惆怅,普桑的画面美丽优雅,还诗意浪漫的画了一位盛装的仙女站在画面的右侧,既像是打量这些牧人,又是在悲悯的安慰和款待这几位陷入沉思的牧人。

安魂,人们奔跑的太快,丢失了,遗忘了许多东西,人们争抢的太多,失去了,忽略了一些根本的品质。

人与动物的不同,在于人是有灵魂的,人的灵魂指挥着自己,走路是高是低,行事是善是恶,对待朋友,对待父母,对待社会,对待家庭,“我曾经在阿凯迪亚生活过”,我们的日子怎样过,心是一杆秤,凡走过的,必留下痕迹,后人也自会评说。

魂儿是什么?魂儿是人身上的一点灵光,是人脱离凡俗,挣扎向上的阶梯,是人的肉体与高天之上的造物主沟通的通道。心灵平和,安宁,人的行为举止才会正常,清晰,敞亮。

要把心安放好,要把魂儿安放好,不攀比,不作恶,堂堂正正,光明磊落。

安慰心灵,最好的,最有效的就是艺术了。不管是音乐,绘画,还是书法,舞蹈,

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欣赏着美丽的鲜花,聆听优美的音乐,与你的爱人共舞一曲,让你的魂儿放松,空灵,轻盈,让你的人生变得更美好,更有价值!

2020年 新的希望在哪里?

2020年1月14日,吴国英于泰国

2020年1月14日,吴国英于泰国

2019年,是充满煎熬与波折的一年,而这一年的年底和2020年之初的冠状病毒肺炎,更是让人措手不及,一阵懵圈。或许,这是有意让我们这些平凡的人们能够重新认识我们与自然的关系,我们与周围世界的关系,我们的内心与我们自己的关系,如果,能够调整好我们自己,回归到一个平和正常的生活状态,把心灵安放好,安放妥帖,也许才是这次危机的现实和深远的意义!

这就是《安魂曲》,安慰了你自己,也安慰了这个世界。

2020.1.24.

2020年1月24日,吴国英作品欣赏

2020年1月24日,吴国英作品欣赏

作者系当代超现实画家吴国英【全球艺术家编码087-081,《吴国英与中国超现实主义》有详细报道。

【声明】除有特别标注外,本文(及/或插图、配乐、摄影及摄像作品)之著作权由赵梅阳所有。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任何刊物、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任何形式发表或发布。

[Statement] Except when specified, all rights of this article (including illustrations, soundtracks, photography and video works, etc) are reserved by the authors, Zhao Meiyang. No journal, media, website or individual is allowed to reproduce, link, repost or in any other forms publish the work without permission.